五分彩秘诀欢迎您的到來!

                                        都是黑惹的禍漫畫免費閱讀 都是產能過剩惹的禍

                                        發布時間:2019-02-06 01:21:06 來源: 法律常識 點擊:

                                          作為近期的熱點話題,“國進民退”和“央進地退”等引發了諸多爭議。為此,本刊記者專訪了中銀國際控股有限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他認為,“國進民退”是客觀存在的,但其實是個偽命題。不管是“國進民退”,還是“央進地退”,都是金融危機的錯,折射出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
                                          
                                          “國進民退”是個偽命題
                                          
                                          《財經文摘》:有一種說法:中國經濟形勢好的時候,就出現“國進民退”,經濟形勢不好,則出現“國退民進”。您怎么評價這種觀點?
                                          曹遠征:這次金融危機期間確實出現了“國進民退”的現象,這個現象客觀存在,但是個偽命題。
                                          民營企業的投資主體主要有兩個:房地產和出口企業。出口受到打擊,他們就退出不做了,有的甚至連廠都賣了。那么,國家就要去投資,國家投的方向是基礎設施。國家的投資比例上升,國有資本比重上升,而民間資本在退出,這就造成了“國進民退”。
                                          本質上講,這不是政治上偏向誰不偏向誰的問題,而是市場變化的結果。人們提出這種事情,是隱含著一種擔心:不要在危機過后把現在的現象固化起來?,F在不用擔心這件事情,因為出口一上去,民營企業的投資馬上就上來。
                                          
                                          《財經文摘》:山西的小煤礦整合被許多人看作是“國進民退”的代表。
                                          曹遠征:山西煤礦問題固然存在談判不公的現象,但更多的是礦難問題。小煤礦的安全標準太低,死亡率太高,這些是表面因素,背后折射的是中國沒有資源稅,資源稅收和資源價格不合理。
                                          理論上講,資源稅是對一個采區進行征稅,煤老板們需要規劃挖煤數量,但是現在沒有資源稅,挖得越多,賺得越多。因此他們目前只有短期的利益行為,到處打井,造成很多礦難,至于長期的安全投入等問題,根本不予考慮。最后只能國家收購上來。如果有合理的資源稅體系,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礦難是導火索,背后是中國資源價格體系的不合理,在不合理的基礎上解決礦難問題,一定會在公平上產生爭議,演變成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因此,必須要進行財稅資源價格體制改革。
                                          
                                          資源壟斷是客觀事實
                                          
                                          《財經文摘》:您如何看待“央進地退”的現象?
                                          曹遠征:不管是“國進民退”,還是“央進地退”,都是金融危機的錯,反映出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如果國際市場好,產能可以釋放到國際市場,這個問題就不嚴重,一旦國際市場不好,產能過剩問題就暴露出來。
                                          為什么地方政府歡迎央企?因為他發現他賣不掉地方國企。民營企業可以不干卷錢走人,但國有企業一般是大廠,涉及到許多社會問題,賣不掉的話,地方當然希望央企進入。
                                          地方政府首先考慮央企,民營企業因此覺得不公平,肯定有這種個案發生。但是,一般都是小企業賣給大企業,央企的管理能力和綜合能力還是很強的,即使有的民營企業規模很大,也很難比得上央企。地方政府依然會賣給央企,他們考慮的是政治安全性。
                                          央企會不會因此越做越大?這涉及到央企改革。2010年,央企負責人的考核制度已經全面推行EVA,這意味著央企的考核不單是考慮利潤最大化,更注重主營業務的價值。國資委要求,央企要專營化,做強主業,為此要剝離酒店業務,不以房地產為主業的78家央企要加快退出房地產業。剝離后,不敢說央企的專業化水平能比別人高多少,但是不剝離,更沒有專業化,就會變成有錢賺就干,沒錢賺就不干了。
                                          
                                          《財經文摘》:有人將資源壟斷視為國企的“原罪”,您同意么?
                                          曹遠征:剩下一百多家央企就是資源壟斷性企業。資源壟斷一定有壟斷的優勢,先入者肯定會占優勢,但既然是壟斷就不可能開放準入,比如一個城市不可能有幾個自來水公司,一個中國不可能有那么多電信公司,這做不到。這是客觀事實。
                                          當然,這方面需要改進,但是改進不在于企業,而在于國家,就是資源稅或者特別收益金。這其實已經做到了,比如中石油的特別收益金,比如國有企業10%-15%的利潤全部上繳財政。
                                          民營企業不能指望進入壟斷部門,資源壟斷部門并沒有給民營企業造成競爭壓力。換言之,在非資源壟斷領域,國企和民企是一樣的。
                                          
                                          不要奢望回到從前
                                          
                                          《財經文摘》:民企的未來之路應該如何走?
                                          曹遠征:過去二三十年來,中國的出口企業基本是勞動密集型企業。中國的富余勞動力與國際市場相結合,比較容易做出口。而且這個時期國內市場除了有交易成本這個制約因素,還有收入水平低的問題。很多民營企業是在這個背景下發展起來的。
                                          現在,民營企業面臨兩大挑戰。首先,還有便宜的勞動力么?這是個人口結構問題。在中國,兩個因素正在發生變化:第一,到2020年,中國的老齡化問題比較嚴重,屆時老年人將占總人口的17%,這意味著勞動力供應總量下降了;第二,這幾年大量農民工進城從事基礎設施建設工作,農民工的轉移到2015-2016年將基本結束。東莞的用工荒前兩年已經有趨勢出現,中國的勞動力成本競爭優勢正在逐步消失??赡茉谖磥硎陜?這個優勢就不在了。因此,企業應該轉型為以技術進步為依托,而不是以勞動力成本為依托。
                                          其次,就外需來說,轉型更加迫切。由于國際金融危機的打擊,外需下降很快,出口受到很大影響。但是這種打擊不是暫時的,實際上是深刻的結構調整。全球市場還在萎縮之中,最重要的標志是美國儲蓄率不斷上升。美國儲蓄率每上升一個點,市場會下降600億美元。即使美國經濟恢復,未來美國的儲蓄率也不會回到危機前的負值,很可能維持較高水平。
                                          這就要求出口企業部分轉型,不能像過去一樣完全指望國外市場,要開拓國內市場。轉型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只能丟掉幻想。
                                          去年四季度以來,由于國外補庫存反彈很快,出口量有所回升,但這只是短期因素,企業不能奢望回到以前的盛況。世界經濟要重現2005-2006年的繁榮局面,機會不大。
                                          
                                          《財經文摘》:轉型已經說過好多年,并不容易。
                                          曹遠征:轉型有難度,但是也有契機。中國不一定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技術,中國擅長的是從國外引進技術進行合成,其實過去勞動密集型產業就是這樣做的。
                                          最重要的是集成能力,瞄準新一代產品,瞄準產品升級。典型的例子是中國鐵路,中國高鐵每項技術都不是最新的,但是把所有的技術集成在一起,就變成全世界最大的高速鐵路網,并且向俄羅斯和美國出口。
                                          這里面有幾個問題:第一要打破過去民營企業的各自為戰,實行聯合創新。第二要有很好的公司治理和技術;第三,中國金融體制也要有所改革,要有新的金融產品出現,以幫助企業實現轉型。
                                          這是個系統工程,在這個過程中,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是一樣的。

                                        相關熱詞搜索:都是 產能過剩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568681.site
                                        五分彩秘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