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秘诀欢迎您的到來!

                                        吃飯趣聞:芝麻趣聞

                                        發布時間:2019-03-12 01:24:54 來源: 判裁文書 點擊:

                                           古人已然認識到吃飯具有廣泛功能。祭祖禮神,期友會親,報上勵下乃至安邦睦鄰,全都離不開吃飯,似乎只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死死活活各色人等腹中漲飽嘴上流油,社會方可安定,天下才能太平
                                          人們活著需要吃飯,然而吃飯卻不僅僅是讓人活著。中國古人已然認識到吃飯具有廣泛功能。祭祖禮神,期友會親,報上勵下乃至安邦睦鄰,往往都要好酒好肉地來上一頓,似乎只有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死死活活各色人等腹中漲飽嘴上流油,社會方可安定,天下才能太平。因此,中國改朝換代之事雖不少,但承辦官飯的光祿寺之類的機構卻要始終留存,礙難裁撤。
                                          既然吃飯并非僅僅為了活著,自然需要建章立制,以更好發揮其功效。其中有些屬紅頭文件,載于各朝典章,更多的則是民間習俗,需要細細體察。弄不清其中名堂者,請人吃飯,往往砸鍋。
                                          據《清代野記》記載,道光年間,揚州某知府(從四品)的夫人(漢人)想宴請兩淮鹽運使(從三品)的老婆(旗人),幫丈夫在官場上出把力,因知道旗人規矩多,特意請了一個滿官守備(正五品)的老婆當陪客。
                                          沒承想,這頓飯吃了個顛倒顛。主賓一見陪客,立即雙膝跪安,得其允準后方敢坐下。待到吃飯時,本該入上座的運使妻又忙著為守備妻送箸斟酒,當起了碎催。守備妻則據案大啖,毫不客氣?!跋⒖腿?,守備妻欣欣然,運使妻悻悻然,知府妻則惶惶然?!痹瓉?,守備妻為旗主,運使妻是旗奴,雖然發達了,也不敢和主子分庭抗禮。此乃旗人之規矩。知府聞聽此事,連忙前去謝罪,“而運使終以此存芥蒂焉?!边@頓飯,純粹是瞎吃。
                                          飯桌既然連著官場,席面之上便難免遇到各種尷尬事,這倒為某些人施展才藝提供了舞臺。
                                          清朝末年,湖廣總督張之洞與湖北巡撫譚繼洵不對付,一次兩人在黃鶴樓上吃公款時,又借著酒勁兒戧戧起來。譚說武漢江面寬五里三分,張非說是七里三分,督撫二人相持不下,在場僚屬難置一辭。
                                          此時,坐在末座的江夏縣知縣陳樹屏舉手發言說:“江面水漲,時廣為七里三分;水落,即狹至五里三分。制軍就水漲言之,中丞就水落言之,兩賢皆無訛?!睆?、譚聞之,撫掌大笑,一場僵局就此化解。似這等善解人意者,何愁進步?
                                          吃飯,還是考察干部的絕佳機會。
                                          據《新世說》記載,曾國藩駐軍安慶時,有一鄉下親戚前來求職。曾大人見他老實本分,十分喜愛,將以任事。沒想到,一頓飯過后,老曾便要打發此人回老家。該人連忙詢問原因,答案竟然是他將飯碗中的一粒稗子挑出來沒吃。
                                          老曾說,你小子是農民出身,非富非貴,可剛剛不干農活兒個把月,就講究起來,不適合當官,“吾恐子之見異思遷,而反以自累也?!痹撊诉B連悔過,曾國藩這才給了他一個差事――管理自家的菜園子,以后見他和下人一道把菜種得有模有樣,確有改過行動,方以他事畀之。
                                          此人接受吃飯教訓,做事處處小心,最后竟然當上了布政使即主管經濟的副省長??磥?,稗子作用不可小瞧。
                                          吃飯,還有協助官員斷案之功效。
                                          清代詩人張問陶任萊州知府時,一次奉命審訊一名屢屢翻供的巨盜,限期三天結案。張詩人于是索要佳釀一甕,肉干一盤,坐炕上自斟自飲,一邊和案犯扯閑天兒。連續三日,日日如此。
                                          到第三天太陽快下山時,張問陶態度突變,下令撤去酒肉,招呼刑具,疾言厲色地對案犯說,三日之中,我問你的只是年齡居址及父母兄弟家中瑣事,而你的回答卻是前后矛盾,迥不相符,“瑣事如此反覆,況正案耶?如再敢飾言強辯,我即將三日所答瑣事,以證汝之反覆,雖嚴刑處死,亦不為過!”
                                          該盜遭此突襲,難于招架,只得招供畫押。案遂結。
                                          其實,張詩人問案還有更經濟之法,即去酒肉,長吟詩。清嘉慶年間任四川簡州主官的宋靄若就這么干過。
                                          其時簡州也有一積案猾賊,軟硬不吃。于是宋某取錦箋十幅,詩韻一部,與嫌犯挑燈夜戰:“賊無言,先做絕句一首,再訊之。賊無言,繼作五七律各一首,又訊之。賊無言,乃作短古一首。賊竟無言,更作長七古一首,朗誦不已,遂不復訊賊?!痹?,吟到三更時分,賊,終于抗不住了,熱淚橫流,全盤招供,“自言不畏嚴而畏清也?!?
                                          在《眉廬叢話》中記錄此事的況周頤分析,該賊之所以坦白,是“靜夜聞咿喔聲,其為不可耐,有甚于桁楊刀鋸”,不如索性招供,免得活受罪。此種滋味,雖非賊人但常聽空洞無物之咿喔聲者,當有切身體會。
                                          無怪乎,中國之明白人要討伐“黨八股”!

                                        相關熱詞搜索:趣聞 吃飯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568681.site
                                        五分彩秘诀 幸运飞艇精准计划 北京pk10赛车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计划 时时彩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