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彩秘诀欢迎您的到來!

                                        透析東北原生態藝術資產的保護與研究:珠海原生態藝術嘉年華

                                        發布時間:2019-08-06 01:20:11 來源: 文章閱讀 點擊:

                                          【摘要】“東北原生態藝術資源的保護與研究”是一項著力于地域音樂文化、以東北地區各民族藝術代表性藝人的真實生活為創作素材,采錄整理第一手資料,用大文化的理念進行藝術加工,通過與專家學者研討、田野調查采訪等手段進行的有計劃有規模的研究項目。旨在透過藝術文化現象挖掘藝術根源,發掘不同地域特征的文化核心價值。
                                          【關鍵詞】原生態藝術;地域文化;田野調查;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研究
                                          一、東北原生態藝術田野調查的重大意義
                                          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一方人鑄就一方文化。在我國東北廣袤的黑土地上,世世代代繁衍生息著漢、滿、蒙、回、錫伯、赫哲、鄂倫春等民族。每個民族獨特的生活方式、民俗習慣以及非凡的魅力個性、豐富的文化底蘊,成就了“文化的歷史與歷史的文化”。這些活態歷史文化符號以多種藝術表現形式繼承流傳到今天,我們力圖用高品質的音像設備和保護性措施手段,將這些嚴肅的文化符號以真實、親切的方式近距離呈現,使其不僅可以傳播和記錄,更寄望賦予其歷史文獻性。
                                          “東北原生態藝術資源的保護與研究”是一項有計劃有規模的研究項目。此項目由吉林人民廣播電臺通過田野調查進行記錄與整理,是一次東北原生態藝術考古和現狀的紀實,展示東北人文精神和深邃凝重的歷史過往;通過整合東北原生態資源來逐步完善東北藝術的歷史檔案,具有極大的史料價值和文獻價值。
                                          東北原生態藝術形態風貌是十分復雜的,從具有3萬年歷史、被稱為“蒙古族遠古文明活化石”的說唱曲藝——蒙古族英雄史詩,到300年來一直活躍在田間地頭的民間曲藝——東北二人轉,無不書寫著東北人興衰變遷的文化記憶。但是大多數生活在白山黑水間的東北人,甚至不知道那些司空見慣的東北大秧歌、二人轉神調、搖籃曲、滿語小調等都曾是遠古先民耕種勞作、圖騰崇拜甚至神靈祭祀時使用的樂曲。這些原汁原味的原生態音樂記載著東北文明的起源和發展,是寶貴的活態歷史教科書。
                                          可惜這些聚集先人智慧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和我們的現代生活不再有交集,一些民間技藝以及民族語言瀕臨失傳和滅絕。我們曾因滿語歌手宋熙東歸鄉尋源的紀錄片《最后的巴圖魯》而深受觸動,一個原創歌手的母語尋根之旅,正是人類尋求故鄉與心靈歸宿的表達;對薩滿音樂文化傳播的追溯,正是表達東北黑土地上繁衍生息的人們對阿爾泰語系薩滿祖先文化的敬畏和巡禮。即將消逝的口傳滿語、當代年輕人的自發傳承,以及薩滿音樂的地域性根植傳播,都是后來我們創作的音樂專題《海東青的歌唱——薩滿音樂尋根之旅》的文化關注和情感索引。
                                          近年來,在進行大量田野作業和文獻收集、整理工作的基礎上,薩滿文化研究人員基本勾勒出滿族薩滿音樂的面貌。實踐證明,田野調查和采集記錄是目前緊急搶救滿語文化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推而廣之,同樣適用于各種非物質文化遺產,比如那些蘊含著昔日文明圖景的東北地區原生態傳統藝術。
                                          二、吉林省東北原生態藝術形式存續現狀
                                          前郭爾羅斯是吉林省唯一的蒙古族自治縣,也是項目組奔赴采錄的第一站。歷史上的前郭爾羅斯曾是東胡、夫余、契月、女真、蒙古、滿洲等游牧民族繁衍生息的遼闊疆土。這些“逐水草而居”的草原探路者習射獵、善游牧,并幾度揮師南下,鐵騎橫掃中原,經過繁復的歷史變遷,遭受了“北移文化”猛烈的沖擊之后,如今放棄了游牧生活。這些走出山林草原的郭爾羅斯人,還能保留下多少祖先的歷史文化遺跡呢?
                                          在前郭縣查干花鎮的牧野田間有這樣幾位熱情、質樸的一線文化工作者,他們是被當地人親切地稱為“草原薩日朗”的優秀民間藝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烏力格爾”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包朝格柱;吉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蒙古族馬頭琴”項目代表性傳承人包·嘎日迪;吉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蒙古族長篇英雄史詩《阿勇干·散迪爾》”項目代表性傳承人朝魯蒙;吉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蒙古族民歌”項目代表性傳承人薩仁格日勒。
                                          這幾位帶著傳承人頭銜的藝術家都是民間技藝的貫通者,“我們啥都會,烏力格爾、民歌、四胡、馬頭琴等,6個人3小時1臺戲,有時候這邊剛唱完歌馬上換衣服那邊又開始跳舞”,“蒙古族馬頭琴”項目傳承人同時也是草原文化館副館長的包·嘎日迪這樣告訴我們。他們沒有鏗鏘的誓言和雄壯的口號,數十年如一日默默致力于民族文化挖掘整理、繼承傳播的基層文化工作。
                                          上世紀70年代末,在人們認為史詩說唱已經絕跡于世的時候,研究前郭爾羅斯歷史和民俗的學者們驚喜地發現,那長達13萬字的長篇英雄史詩《阿勇干·散迪爾》仍在前郭爾羅斯草原得以傳唱。20多歲的年輕蒙古族小伙朝魯蒙,竟然是工作近10年的蒙古史詩說唱藝術家。貌不驚人的他已經在中央電視臺的舞臺上征服過全國觀眾。說起無人問津的“英雄史詩”,朝魯蒙的樸實話語道出了傳承困境:“我沒有學生,沒人學這個?,F在說蒙語的小孩太少了,有也是都上大學啊找工作啊,誰還學這個?”但是,隨著老藝人的相繼離世,朝魯蒙竟變成一人牽動一項古老技藝生存還是滅絕的“寂寞英雄”。
                                          “太陽只有大碗那么大的時候,班禪額爾德尼還沒出生的時候,當喜馬拉雅山還是一個小土包的時候……”朝魯蒙的述說將我們拉到不可知的久遠年代。史詩是一個民族的“圣經”,體現了一個民族的原始風貌和意識形態。蒙古族英雄史詩被譽為“東方的荷馬史詩”,它出現于氏族社會晚期、奴隸社會初期的蒙古語形成之初,是蒙古語族和突厥語族古代諸部落文化融合的產物;是古代蒙古社會生動的生活畫卷、歷史的百科全書,是當代蒙古藝術取之不盡的藝術源泉。而學唱英雄史詩的藝人也同時傳承了它神圣的不可侵犯性。
                                          北方游牧民族長期篤信薩滿教,先人相信,演唱英雄史詩是神靈的昭示。在演唱之前,把盛滿牛奶的大碗放在蒙古包上,撒灰、扣碗以觀察出現在地面上的腳印。這些久遠的薩滿祭祀儀式歌頌了祖先的豐功偉業,而神靈能夠滿足他們的一切愿望:使舊病康復、狩獵豐順。眼前的朝魯蒙如果回到以前的郭爾羅斯,就會變成族人的精神領袖、神與人的聯絡者、祭司抑或巫師??墒亲罱囊荒昀?,朝魯蒙也很少唱起英雄史詩了,他說:“我唱的這些英雄史詩現在的人都聽不懂,蒙古人能聽懂的也特別少。如果要完整地唱完需要不吃不喝連唱三天?!闭菓{著對民族的熱愛和對藝術的虔誠,這位東北小鎮上平凡的蒙古族小伙以驚人的記憶力背誦了9000多行史詩,將鮮活的草原神韻和牧野風情默默地留存下來。值得慶幸的是,這次我們原音錄制了很多現場采訪演唱的珍貴資料。
                                          大自然給予東北人豐厚的饋贈,“棒打獐子瓢舀魚,野雞飛到鍋灶里”,茂密的森林、廣袤的平原孕育了熱情幽默的東北二人轉。東北老話說得好,“寧舍一頓飯,不舍二人轉”。二人轉的唱腔、說口、扮相、舞蹈樣樣稱絕,它唱的是東北人的高聲大嗓、說的是東北人的土話俗語、舞的是東北人熟悉的秧歌步。目前演出市場上流傳的保留劇目基本來源于吉林省民間藝術團的創作,大都是由吉林省民間藝術團團長金世貴老先生一句句傳授的。2012年9月,這些曲目被金老先生重新整理編排,為我國唯一一位榮獲兩屆全國曲藝牡丹獎的國家一級演員閆書平在吉林電視臺打造了一場二人轉專場演出,這在歷史上還是首次。這場演出是全國觀眾深入了解二人轉的契機,為二人轉藝術注入了新的生機;同時也是對東北民間文藝史的一次立體和詳實的梳理。我們有幸錄制、縮混了演出的全部曲目,積累了出版級的傳統二人轉20余首。
                                          三、田野調查的文化角度
                                          “東北生態音樂資源的保護與研究”項目的研究重點是以東北地區瀕危藝術的民間藝人為對象,通過聲音、視頻、文字的記錄,多角度全方位地保留下他們真實的藝術生活狀態,并進行保護性的加工整理,用真實的聲音和畫面引發人們保護民族文化遺產的思考。中國當代藝術景觀中最打動人心的地方,是通過個人的創作和社會實踐提出深刻的社會問題。我們的田野調查不僅是尋找另外的地理視野,更是換一種方式和距離關注藝術,獲得更寬廣的文化角度,從而對既有的藝術模式進行質疑和轉換。
                                          今后的研究目標包括:滿族薩滿音樂與東北二人轉的淵源、東北民族音樂的宗教之源、東北地區少數民族音樂的產業化等。走入鄉村田野和藝人的生活地,感受他們的真實生活,這樣的原生態考察,既不拒絕人類的共同價值和現代文明,又與所謂的主流世界保持了必要的距離。
                                          做一個匹夫勇者,當代藝術要有切入生活的力量。無論是他們還是我們,都應珍視和熱愛生活,保護民族文化生存的社會環境,抓好民族文化的傳承。
                                          【參考文獻】
                                          1、馬鍇.中華民族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對策[J].大舞臺,2012(4)
                                          2、張福貴.東北人的文化意識與現代性[N].吉林日報,2007-4-5

                                        相關熱詞搜索:透析 原生態 資產 保護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568681.site
                                        五分彩秘诀